<em id="02t7w"><strike id="02t7w"></strike></em>

  • <rp id="02t7w"></rp>
  • <dd id="02t7w"><noscript id="02t7w"></noscript></dd>
    1. <dd id="02t7w"></dd>
      <th id="02t7w"></th>
    2. 已收藏,可在 我的資料庫 中查看
      關注作者
      您可能還需要

      2004-2024,華南城跨境電商20年簡史

      華南城的造富神話已成往事,但跨境電商依然縱馬向前。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品牌工廠BrandsFactory

      作者:陳庭

      “入行幾個月,從卡羅拉換成法拉利;做個一兩年,賺夠一輩子的錢”,這些暴富故事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在過去的華南城,卻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十年前,華南城是深圳最大的跨境電商產業聚集區,全國前十的跨境電商公司獨占四家,也就是鼎鼎大名的華南城四少——傲基、通拓、賽維、有棵樹,背靠華南城的優越條件,它們短短幾年就發展成為年銷幾十億的大賣。

      華南城發展成為跨境電商行業的頂點和中心,是偶然中的必然。2001年,中國加入WTO,外貿行業發展如火如荼,潮汕商人鄭松興抓住機遇,斥巨資打造了華南城,這個龐大到堪比270個足球場的“城市”,從此成為了外貿人的天堂。

      2002年,eBay進入中國,直接面向海外消費者的跨境電商開始萌芽,創立了傲基的陸海傳就是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彼時還在德國留學的他,通過在eBay上售賣中國的車載DVD、GPS等廉價電子產品,短短幾年就賺了近千萬元,在越做越強之際,陸海傳決定回國,回到離供應鏈更近的地方。

      2007年,傲基將總部搬到華南城,而經過幾年的發展,華南城已成為珠三角地帶最大的商貿物流中心,商品采購便捷且配套設施完善,傲基就如蛟龍入海一發不可收拾,短短幾年就從百人規模發展到數千人,華南城就此成為有野心的跨境電商人的最好去處,比如后來的其他三少,還有頭狼電子、博訊通、毅能達、匯誠、愛美贊、小蟻科技、沃德豐……

      諸多大賣的聚集,像旋渦一樣吸引許許多多有著跨境電商夢的人來到這里,一步步將平湖華南城推上了跨境電商行業的頂點,成為像粵海街道一樣的傳奇,到華南城上班,就是進了BAT,到華南城創業,就是拿到了財富密碼。

      然而輝煌不可能永遠持續,隨著流量紅利達到頂峰,消費者更加聚焦于高品質商品,促使賣家向精品化、品牌化轉型,并直接觸達一手供應鏈,華南城由此流失大批商戶;2021年,亞馬遜突如其來的“封店潮”,讓諸多華南城大賣幾乎一夜崩塌,倒閉、裁員、搬遷的企業數不勝數,華南城的跨境行情一路下行。

      而華南城自身也深陷危機之中,隨著房地產熱度降溫,華南城物業銷售收入銳減,商戶的流失,讓持續性收入呈現負增長態勢,曾引以為豪的“華南城模式”再無造血能力,今年2月華南城發布公告:預期2024年4月票據及10月票據將發生違約事件,對此只有一句“現金流只能保證日常經營所需”的解釋。

      品牌工廠探訪華南城交易廣場,看見電商產業園已變得冷冷清清,幾百間商鋪關門了大半,只有一些老賣家習慣了呆在這里,偶爾傳來的膠帶打包聲音,顯示著過往的輝煌尚有余溫。

      2004-2024,華南城跨境電商20年簡史

      0“深圳速度”

      2001年,深圳龍崗平湖還是一片荒地,幾年后,這里就成為了世界矚目的中心。

      2002年,青年珠寶商人鄭松興將目光投向了深圳,他吆喝4位潮汕老鄉,聚在香港九龍的一家酒樓里,拿出一份深圳地圖,在上面點了一個位置,說這里有發財的機會。

      隨后,這5位年輕人共同出資26億元,準備造一座國際化的工業原料城,深圳華南城由此誕生。

      彼時中國剛加入WTO,龐大的市場規模及人口紅利,吸引了眾多跨國公司急匆匆的來華投資建廠,他們的第一站大多是便利的珠三角地區,烈火烹油般把珠三角徹底推上了中國制造中心的位置,聚集了大大小小上百萬間制造工廠。

      如此多工廠對工業原材料產生了巨大的需求,然而由于沒有統一的原材料市場,導致工廠采購分散且多為單一原材料交易,周期長、庫存大,推高了企業的成本,由此華南城應運而生。

      2002年8月,華南城項目成立,2003年11月破土動工,僅用380天,首期50萬㎡建筑就宣告完成,2004年12月,深圳華南城一期項目開業運營,當年的媒體興奮的寫下了:華南城創造了第二個“深圳速度”,創造了一個業界奇跡!

      鄭松興用一連串數字描繪了這個龐大的“商貿王國”:總占地面積約260萬平方米,相當于270個足球場,展示交易位1.2萬個,設有紡織服裝、皮革皮具、電子、印刷紙品包裝、五金化工塑料五大原輔料交易中心,酒店、住宅、寫字樓、保稅倉儲區、生活服務區等也將一應俱全,其規模和配套設施全球少有。

      為了向世界宣告華南城的亮相,鄭松興不惜花費500萬元,造了一座宏偉的城門,站在門前,鄭松興對首批入駐的客商說:“一只腳踏入華南城,就等于邁入國際市場?!?/span>

      鄭松興的豪言是有底氣的。1978年,剛剛中學畢業的鄭松興滿懷雄心壯志的來到香港,和哥哥鄭大報創立了民生珠寶,主要業務是將中國的珍珠批發賣到國際市場,憑借敏銳的商業嗅覺,民生珠寶很快成為了中國珍珠最大的采購商、加工商。

      1997年9月26日,民生國際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上巿,同年,鄭松興被評為香港青年工業家。

      鄭松興的傳奇商業經歷,讓人們相信,在他的帶領下,華南城將成為下一個奇跡,成為中國制造出口海外的急先鋒。事實上,他也確實做到了。

      加入WTO后的中國,制造活力再度迸發,外貿行業急速增長,許多中國工廠野心勃勃的要把產品賣到國外,然而早期外貿行業以“找貨源”為主,最關鍵的就是信息不對稱,工廠和外貿公司難以匹配上。

      那時的一則軼事是,很多從事外貿的香港老板都是牢牢握住工廠渠道,以至于來內地訂貨,都是偷偷摸摸,不敢帶著員工的,就是怕員工看過一圈工廠后,利用這個渠道自立門戶做老板,跟自己搶生意。

      而華南城將十幾個行業所需的工業原料,規劃在五大交易中心進行展示與交易,并提供倉儲物流配送服務,打造成一站式的采購基地,為制造工廠和外貿公司搭建了一個互通有無的平臺,大大加快了匹配貨源的速度。

      2004年12月,深圳華南城一期項目開業運營,前來選號租鋪的中外客商紛至沓來,首期超過3000個展位一下售出了逾七成,其中不僅有大量工商個體戶,還有像杜邦、海德堡、三菱等海外巨頭,據悉,開業第二年,華南城入駐率就超過90%。

      橫跨各產業,涵蓋國內外眾多企業的入駐,讓華南城成為了外貿人的天堂,許多老外背著一些自覺好賣的產品樣品,一個個店鋪詢問過去尋找合適的廠家,一位老板回憶道,“老外拿出一個新潮的包,就問你能不能做,那時英語不好,靠著翻譯磕磕絆絆的交流,神奇的是,最后還是合作成功了?!?/span>

      0結緣跨境

      在外貿如火如荼的時候,跨境電商行業也發生著足以稱為破繭成蝶的改變,華南城迎來了發展跨境電商產業的契機。

      2002年,華南城項目剛剛確立的時候,eBay收購易趣網33%股份正式進入中國,隨后和淘寶展開了被津津樂道的世紀之戰,2005年,eBay在競爭中敗局已定,之后被迫退出面向中國消費者的電商市場,只留下中國企業面向全球消費者的出口業務。

      所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業務改變后,eBay上原本被藏于其他服務中的中國跨境電商賣家們一下從帷幕后走到了臺前,人們才猛然發現,這一群體正在飛速增長,2005年,在eBay做跨境電商的賣家增加了7倍,有的每月已能做到幾十萬美元。

      創立了通拓的廖新輝也是那時開始做eBay的,他曾這樣描述eBay的價值,“傳統外貿是小馬路,門檻很多,經銷商渠道商都要收一筆錢,成本很高,而eBay這樣的電商平臺,就是把產品,通過高速、綠色通道,直接送到全球消費者手中?!碑敃r在eBay上,進價三四元人民幣的數據線,能賣到2.99美元。

      回顧歷史,2005年也恰好是谷歌進入中國的時候,谷歌讓中國賣家可以更容易觸達海外消費者,同時建立的代理商體系也讓流量思維開始深入人心,直接面向海外消費者的跨境電商開始被更多人所知,由此做跨境電商的人數暴漲,而剛剛開始運營的華南城也成為了跨境電商賣家們的后勤基地。

      更早之前,在eBay還在和淘寶競爭,跨境電商這個概念都非常模糊的時候,eBay上就有中國跨境賣家了,只是那時的中國賣家并不一定身在中國,更多的是海外華人或留學生,他們能更清楚的看到國外電商和國內貨源之間巨大的價值不匹配,一支筆在中國賣一元,在美國就是一美元,在歐洲就是一歐元,因此那時本金一年滾出一百倍的例子并不鮮見,陸海傳正是其中的典型。

      在德國留學期間,偶然的購物經歷讓陸海傳接觸到了eBay平臺,敏銳的嗅覺讓他發現了外賣中國產品巨大的商機,于是從2003年開始正式做留學生“倒爺”,售賣中國的車載DVD、GPS等產品,短短幾年就掙了將近一千萬元。

      2004年碩士剛畢業,陸海傳就雇了6個德國員工幫他打理網店,2005年在德國正式成立傲基國際,到2006年,傲基每月能賣上百萬美元。

      在傲基越做越大時,陸海傳決定回到離供應鏈更近的深圳,最初的落腳點在華強北。做跨境電商的老人沒有不知道華強北的,這片方圓1.45平方公里的商圈,擠著3萬家賣電子產品的商鋪,是全球最大的電子元器件集散中心,租個不足一米的柜臺,就能靠賣數據線、手機殼這樣的廉價貨賺大錢,從這里走出了許多草根逆襲的億萬富翁,也包括后來叱咤江湖的華南城四少。

      華南城跨境電商產業的發展壯大,來自華強北的輸血必不可少。十幾年前,考慮到場地租金、交通便捷等因素,一些華強北的老板選擇搬到華南城,陸海傳就是其中最早的一批。2007年,傲基已有上百人的團隊,而華強北昂貴的租金讓已經做出名頭的傲基也支撐不住,于是選擇將總部搬遷到了華南城。

      華南城擁有廣闊的辦公場地,優惠的資金扶持,更重要的是還有完善的配套設施,傲基就如蛟龍入海一般,可以毫無顧忌的大展身手,此后短時間內就從最初200多平米的店鋪,發展到上萬平米的辦公面積,擁有員工數千人,被眾多跨境賣家當成標桿。

      傲基在華南城的成功,證明了華南城優秀的跨境電商服務能力,吸引了許多跨境賣家在此扎根,包括后來通拓、賽維、有棵樹三大家的入駐,也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影響,傲基電商聯席總裁迮會越曾表示:“華南城之所以能形成跨境電商產業群,跟傲基的率先進駐也有一定關系?!?/span>

      2008年,還在深圳華強北租柜臺賣電子產品的肖四清,借國外無人機配件生意的爆發,賺了人生第一桶金,2010年,肖四清創辦有棵樹,并搬到華南城,到2014年,公司營收達到2.33億元。

      之所以選擇平湖華南城,有棵樹首席財務官李志強曾表示,平湖擁有創業成本低以及倉儲和物流配套等優勢,而這是南山、華強北都無法滿足的,并且這里不僅有空間優勢,區位優勢也很明顯,“以前總覺得平湖在關外,離市里很遠,后來到平湖才發現,其實平湖開車到華強北只需20多分鐘?!?/span>

      華南城跨境電商產業能真正發展起來,與傲基、賽維、通拓、有棵樹的入駐脫不開關系,而這四家后來能成長到被冠以“華南城四少”的稱號,也同樣離不開華南城的支持,它們是相互成就的關系。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傳統外貿行業熱度下降,同時經濟低迷讓海外買家更加積極從中國購買物美價廉的產品,許多原本只做線下的外貿賣家也開始將店鋪搬到線上,跨境電商外貿模式正式走上中國外貿的歷史舞臺。

      而此前在2007年,華南城就整合各類分散的專業化市場,轉型成超大型綜合商貿物流中心,憑借完善的產業生態和配套服務,完美承接住了這一波線下轉線上紅利,加上傲基所帶來的名人效應,開始形成“南有華強北,北有華南城”人氣雙雄的格局。

      2011年,eBay在大中華區一年銷售額超過了40億美元,以30%以上速度增長,其中絕大多數都來自外貿業務。2012年,看到eBay 中國賣家跨境交易額同比增加70-80%后,陸海傳對跨境電商的未來有了篤定,在微博中寫下:“我們努力準備共同迎接這個時代?!?/span>

      華南城也再度轉型準備迎接這個時代。2012年,華南城成立電商產業園,彼時福田的租金達到了100元左右/平方米,而華南城面向跨境電商企業的租金僅為20元左右/平方米,并承諾三年不漲租金,還為園區電商企業提供近15萬平米的倉儲空間,各種配套可謂十分齊全,一時眾多企業紛紛入駐,到第二年,一期項目華南城1號交易廣場入駐率達100%,二期華南城2號交易廣場出租率也達八成。

      0夢想之地

      越來越多跨境電商人來到這里,讓華南城的跨境電商氛圍在深圳無出其右,那時下樓吃飯,幾乎每一桌都在聊亞馬遜運營的事情,道路上隨便抓一個人,9成的概率跟跨境電商相關。華南城成為了跨境電商人的圣地,許許多多的年輕人懷抱夢想沖進這里,當時“在華南城上班,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span>

      陳志宇對華南城優越的跨境電商環境深有體會。他2014年來深圳,一下就扎入了跨境電商行業里面,他聽說這個行業賺錢很容易,就像大風刮來的。

      那時進入一個跨境電商公司并不困難,很多公司都在加速擴張,其中招的崗位最多的就是銷售,底薪不高,靠提成拿工資,不過那時的老板一般也很大氣,提倡“獎勵無上限”,因此對年輕人的誘惑力不低,有的公司跑去校招,一下就能帶回上百人來。

      陳志宇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龍華的某家跨境公司,進去的第一件事就是鋪貨,學習怎么快速的上Listing(產品頁面)。他還記得,當時主管說每人每天要上100條,嘗試了一周,最多只上了70多條,還是因為加班到了10點鐘,十根手指都敲的酸痛不已,靠著最初的夢想灌雞湯,陳志宇堅持了三個月的996,結果不僅累還學不到什么東西,最終離開了這家公司。

      之后陳志宇來到了華南城,他聽說這里做跨境電商更好一些,不久就入職了某家大賣,這時他才發現,華南城的跨境電商氛圍確實更為濃厚,不僅聚集的人更多,大賣們對如何做跨境電商也更有經驗,在這里他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還學會了如何做跨境電商,華南城成為了他真正啟航的地方。

      初到公司,陳志宇還以為工作會是之前那樣機械式的鋪貨,結果卻迎來了一個月的專業培訓,從站內到站外,從運營到廣告,此時他才知道,原來做亞馬遜還有這么多東西,雖然公司同樣是采用鋪貨模式,但從如何選品,到如何管理Listing,還有如何推廣等,有許多不一樣的地方。

      陳志宇每天都如饑似渴地學習著跨境電商的知識,他早上七點起床,刷牙洗臉半小時后出門,吃早飯加走路上班,八點左右就到公司,那時住在木古村附近,一個單間加上水電,每月連1000塊都不用,最重要的是,走路到公司只用十來分鐘。

      離公司近,意味著加班也“方便”。陳志宇是銷售,要時刻關注自己負責產品的銷量和訂單數,同時根據買家的評論和反饋,優化店鋪的Listing,并想方設法提升產品的排名和流量,如果能將產品打造成“爆款”,績效就能大漲,“在這里獎勵沒有上限,努力就有收獲,我一般十點多才下班,雖然累但很充實,不僅學到了很多東西,更重要的是能賺到錢?!?/span>

      憑借著努力與善于鉆研,陳志宇成長迅速,入職第二個月業績達到了1萬美金,三個月后就達到了5萬美金,一年后,他從職員升到主管,“那時你有能力你就能上?!?/span>

      彼時跨境電商行業充斥著賺錢的氣息,誘惑著每一個身處其中的人,陳志宇的同事來了又走,很多都是自己創業去做跨境電商了,比如他最初進入公司的漂亮小姐姐主管,那時在華南城,隨便找一個地方吃飯,大概率都能聽到旁邊聊跨境電商的聲音,誰突然去做跨境電商都不奇怪。

      “一個燒烤攤小哥天天聽來吃燒烤的人聊亞馬遜,聊跨境電商,后來就把燒烤攤收了,開始做亞馬遜了”,陳志宇說起那時的魔幻場景,依然嘴角微翹。

      然后陳志宇也到華南城四樓租了一個二十幾平米的隔間,在亞馬遜上開了店,開始了自己的創業。

      華南城已經成長起來的跨境電商環境和配套設施,給了陳志宇創業很大的幫助,那時不僅有很多跨境賣家,還有很多服務公司,比如做“一件代發”的,你有訂單,轉給對方后,就會幫你完成之后所有的發貨流程,所以即使對此完全不懂也沒關系;如果你不知道賣什么產品,就去周邊其他賣家那里看看,誰家打包的多,或許就代表著一種“爆款”。

      信息通暢、物流方便、租金低廉、配套完善,彼時在華南城做跨境電商實在太容易了,稍加努力,不說大富大貴,賺個幾百萬是輕輕松松的,事實上,那時的很多小賣家,都是從大賣出來的員工,他們學習了經驗,看到了希望,然后出來創業,華南城給了他們最好的創業環境,他們也將華南城跨境電商產業推到了巔峰。

      陳志宇創業半年后,自己店鋪的收入就超過了工資,穩定下來后就辭了職,專心創業,“我最多時團隊有6個人,一年可以做到100萬美金”,回想過去的種種,陳志宇依然有些幻夢的感覺,剛剛畢業時的自己,肯定想不到能走到現在這種程度吧,幸好遇到了華南城,遇到了那家大賣。

      華南城1號交易廣場,是許多跨境電商人夢想的起點。這里1-3樓是奧特萊斯購物中心,4-6樓是電子商務產業園,如“井”字型被分成多個區域,每個區域又分割成一個個隔間,大賣在高層,那些幾百平米的辦公室里,小賣家就蝸居在下面一二十平米的小隔間中,他們都相信自己有著美好的未來。

      “走廊本就狹窄,每個隔間門口都還坐著打包的人,貨物堆到幾米高,想要拉貨出去要一路叫讓讓,隔間的環境并不好,空氣凝滯,膠帶、紙板氣味彌漫,但大家都很有干勁,打包不完的貨物讓人動力十足,撕膠帶封裝的聲音匯成一片,能傳到一樓剛進來購物的人耳朵里?!?/span>

      0華南城向后,跨境電商向前

      2015年,深圳全市跨境電商交易額已經達到333.95億美元,同比增長95.98%。2016年1月,深圳被批復建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跨境電商企業在政策的加持下蓬勃發展,當年有棵樹營收達到14.99億元,同比增長45%;通拓營收達到22.01億元,同比增長67%。

      與跨境電商蒸蒸日上相反的是,華南城卻已經出現了衰落之勢,數據顯示,華南城2013/14財年,合約銷售額為141.1億港元,首次突破百億大關,但到2015/16財年,合約銷售額僅有66.28億港元,兩年時間直接腰斬,之后在2016/17財年,華南城的合約銷售額、營收才重獲正增長,其中住宅銷售額的大幅增長功不可沒,而眾所周知,自2016年起,房價開啟了第二輪大幅上漲。

      以如今的眼光來看,華南城的衰落,究其根源,在于線下批發市場模式已跟不上時代步伐。

      2015年之后,隨著流量紅利逐漸達到頂峰,以往靠豐富品類的鋪貨模式出海銷售日漸受限,促使賣家向精品化、品牌化轉型,由此電商賣家加大了對供應鏈資源的爭奪,讓銷售的產品從尾貨、二手等貨源升級成一手貨源。

      這種變化讓華南城的商戶不斷流失。一直以來華南城最大的客戶來源,都是中間環節的批發商和零售商,現在電商賣家卻直接控制了供應商和生產商,不再依賴批發市場,結果就是華南城里賣的東西比網上更貴,價格上沒有優勢,客戶自然不愿意來此購買,大量商戶賺不到錢,也就不再購買和租賃商鋪,導致華南城的商鋪空置率持續增加。

      吳軍是這種轉變的親歷者,有著深刻的體會。他經營著一家服裝加工廠,過去全國各地的批發商都來他這里進貨,爆單時銷售甚至住在工廠里,親自下場剪線頭、封包裝,那時一個訂單就有幾十萬件,賣得好的樣式可以連續生產一兩年,巔峰時年銷售額做到了上億。

      商戶的流失,對華南城跨境電商產業雖有影響,但并不傷筋動骨,發展到現在,華南城已經形成了跨境電商產業集群優勢,源源不斷的吸引賣家扎根于此,未必不能繼續做大做強,然而2021年亞馬遜“封店潮”的到來,進一步打擊華南城的賣家。

      事后據據深圳市跨境電商協會統計,此次亞馬遜封店潮,涉及約1000家企業,5萬多個賬號,電商賬戶被凍結金額從數千萬美元至數億美元不等,行業損失金額預估超過千億。

      亞馬遜突如其來的打擊讓華南城大賣們幾乎一夜崩塌,鋪貨模式被限制,營收大幅下降,資金被凍結,導致現金流斷裂,還有很多貨物押在海外倉需要清庫存,種種原因讓華南城倒閉、裁員、搬遷的賣家數不勝數,有棵樹連年虧損,通拓賣身凱易佰,連傲基也搬離華南城,大賣們的離去,讓華南城一下就冷清了下來。

      “在華南城待習慣了,現在就我和妻子兩個人在做,一個月賣個十幾萬,倒也知足了,旁邊很多鋪子都關了門,一下子真冷清了不少”,陳志宇坐在椅子上,一邊煮茶一邊說道,看起來有些唏噓。

      品牌工廠探訪華南城交易廣場,發現4-6樓的電商產業園,大部分店鋪都是關門狀態,位置最好的四樓,也只有零星的店鋪在經營,偶有撕膠帶打包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似證明曾經的輝煌并非假象,好像恰好遇到通知店鋪繳費的日子,許多隔間門上還貼著繳費單,其中一些顯示已經拖欠了好幾年。

      2004-2024,華南城跨境電商20年簡史

      如今華南城債務纏身,截至去年9月底,華南城手上現金及銀行存款13.06億港元,而一年內到期的計息銀行及其他借款72.84億港元,優先票據70.2億港元,現金短債比嚴重不足,此外,其一年期以上有息負債規模合計176億港元。

      華南城盛極而衰,但深圳跨境電商依然欣欣向榮。深圳市商務局披露,2024年一季度,深圳跨境電商進出口額超1100億元,增幅超95%,規模再創新高,而龍崗依舊是深圳跨境電商的中心,星河WORLD、康利城等產業基地不斷壯大,在平湖街道,還有平湖跨境電商產業園正在建設,未來將進一步支持“20+8”產業集群開拓海外市場,促進深圳跨境電商產業能級再次躍升。

      華南城的造富神話已成往事,但跨境電商依然縱馬向前。

      跨境電商風云變幻,雨果跨境與你一起看清局勢。5月11日,2024 CCEE雨果跨境展將在深圳舉行,看趨勢、選爆品、做大賣,就來雨果CCEE,點擊報名。

      封面圖源:圖蟲創意

      (來源:雨果網的朋友們)

      分享到:

      --
      評論
      最新 熱門 資訊 資料 專題 服務 果園 標簽 百科 搜索

      收藏

      --

      --

      分享
      雨果網的朋友們
      分享不易,關注獲取更多干貨
      成人区精品一区二区毛片不卡